江南体育网站,欢迎咨询!
科仁机械混合设备研发制造 混料输送系统设计\生产\安装一条龙服务
全国咨询热线:18901560693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江南体育官方网站 > 实验室高混机

他生前说:我死后不进八宝山不开追悼会把骨灰撒在老家肥田

来源:江南体育网站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2-05 23:46:21

在阅读此文之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,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[送心] 在我军的众多将星中有这么一位特别的老同志,黄麻起义的时候,他就自己带着队

在线预定

产品详情 PRODUCT DETAILS

  在阅读此文之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,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[送心]

  在我军的众多将星中有这么一位特别的老同志,黄麻起义的时候,他就自己带着队伍参加革命,然后从红军时期到朝鲜战争,他打满全场,为新中国立下了赫赫战功,并荣膺上将军衔。

  1977年复出后,老将军老骥伏枥,不辞辛劳,铁面无私,为新时期我军的建设又做出了卓越贡献。

  但是,就是这位功勋卓著的老将军在逝世后,身后事却极为冷清,没有领导、没有战友、没有部下去为他吊唁,甚至连他的子女都不在他的身边。

  今天要说的这位老同志就是开国上将王建安。但与众不同的是将军的授衔却是在1956年进行的,其中还有过一段波折,详细情况,后文自有详解。

  1907年,王建安上将生于著名的将军县~湖北黄安(现在叫红安县),苦孩子出身,从小没少受当地地主恶霸的欺负。

  他从小好学,在私塾外边偷听学完了“三字经”。不过,他的暴脾气也是与生俱来,一辈子都没改。小时候听老爹给他讲西游记的时候,他就来了一句豪言壮语:“我要是有金箍棒,就把狗地主家都砸烂了!”这话一般人说说也就是气话,但王建安可是要认线岁时,他自己跑到河北沧州拜师学会了“当年”的八极拳,回到老家以后就开始路见不平,17岁时,更是一把火把在当地横行乡里的王大地主家给烧了个精光。

  烧完是烧完了,但是家乡也没法待了,王建安就到武汉避避风头,顺便加入了吴佩孚的军队。当了兵,他的脾气还是没改,看见军官欺负大头兵,他又挺身而出,结果被捆在木桩子上晒了半天太阳。

  王建安一看这破军阀的地方也一样黑暗,干脆开了小差,回到老家找了60几个穷兄弟拉起来一支农民武装,自由自在,不再受官府的鸟气,此时,他才19岁,英雄出少年,妥妥低配版的贺龙老总。

  不过,王建安自带的反抗意识让他具有自发的革命性,所以他和当地的我党组织关系不错,1927年,我带着兄弟们参加了我党领导的黄麻起义,就此踏上了为解放天下劳苦大众而斗争的漫漫征途。

  转年,王建安和兄弟们加入了红军,他的领导就是元帅。此后,历次反“围剿”,他都没落下,战友们给他的评价是“军政双全”。

  长征结束之后,1938年5月,王建安开赴山东抗日战场,仅用了3个月的时间,就把当地抗日武装整合成一支超过4万人的庞大队伍,当年年底,这支队伍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,王建安担任纵队副总指挥。

  在山东,他和并称为“山东二虎”,把日伪打得哇哇叫。当地的老人都夸赞“是王建安保住了一方平安”。不过,他的火爆脾气一直没改,后来他的儿子拜访过他的老搭档~将军,许将军说:“你这个老爹呀,意见不合,就和我拍桌子骂娘。”

  想想许将军可是全军闻名的“火药桶”,能让他这么评价,王建安的脾气可见一斑。

  在解放战争中,毛主席点将让王建安配合一起攻打重镇济南,因为不放心,还特意把他叫到西柏坡说了说“团结”的问题。不过,毛主席对这位爱将多虑了。

  在赶到指挥所的时候,王建安已经把攻城的准备全部搞好,而且把指挥权双手奉上。于是,二人喝了顿革命小酒,随后,只用了8天,被王耀武吹嘘成“固若金汤”的济南就被攻破,毛主席简直是大喜过望。

  后来跟王建安的儿子还说过:“你老爹是脾气不好,但拍了桌子以后,从来不拆台。”

  建国前,他和陈毅老总因为工作问题也拍过桌子,这事就传到了毛主席那里。1955年授衔的时候,毛主席看到上将名单里有王建安,就在他名字那里亲批“此人骄傲,应授中将”。

  彼时,王建安刚从朝鲜回国养病,授衔小组的领导们于是就把这个事给压了下来,转年再次向毛主席提出了授衔请示,这次,毛主席大笔一挥:批准。

  据王建安的儿子回忆,毛主席此举也是想让王建安改改自己的火爆脾气,但是王建安吸取教训了吗?

  虽然在授衔上,被毛主席“按”了一年,但是王建安的“暴脾气”是一点都没改。

  1976年,毛主席他老人家还在的时候,就提议他到当顾问,结果怎么着?

  王建安看那“四个人”不顺眼,而且下的文件是通知,不是命令,是可以不到任的,所以他干脆就没去北京上任。

  1977年,老领导元帅主持军委顾问的工作,王建安才返回北京,而且一到京,徐帅就交给他一项艰巨的任务。

  徐帅说道:“中央最近一直在考虑军队到底还能不能打仗?很多部队嘴上说能打,但真的是那么回事吗?建安呀,你是带兵的出身,这次就希望你能代表中央,代表军委下去看看,一定要把真实的情况摸上来。”

  此时的王建安已经年近七旬,身体也不好,但是他不管那么多,接到徐帅的委托后,在1978年4月就动身前往的基层连队调研,同时,他通知军区不许高级将领陪同。

  在到达的第二天一早4点,他就乘车前往“硬骨头6连”,当时天刚亮,他告诉司机起床号没响,不要把车开进营区,随后他自己步行进入连队的驻地。

  当天,王建安只穿了一身旧军装,也没有帽徽和领章,提前起来养猪的小战士看见他,以为就是一名老军人。在随后攀谈中,王建安了解到连队为了应付他的检查,把别的连队的猪也拉了过来,因为不合群,几只猪还打架,把耳朵都咬烂了。

  聊完养猪的事,连队慢慢的开始起床集合,王建安又进入营房检查战士们的内务情况。他发现虽然被子都是按要求严格叠成“豆腐块”,但都略显潮湿,随后,他了解到这也是因连队要应付检查,不许战士们晾晒被子造成的。

  吃完早饭,军、师、团的主官赶到了连队,准备陪同王建安检查。但是王建安耐心地把各位都劝走了,自己则继续和战士们开座谈会,了解最真实的情况。

  这一聊不要紧,王建安察觉缺陷多多。部队为了迎接上级检查,战士们都是各自练习擅长的步兵科目,这造成大多数战士的“偏科”严重。在座谈会后的军事汇报中,王建安临时指定将汇报科目改为土工作业,结果可想而知,6连的战士根本就不会。

  调研完6连之后,王建安又随机检查了不同兵种的6个连队。检查完毕,他立刻给提交了一份详细的报告,在报告中他一针见血,提出“不能搞这些八路军糊弄八路军的把戏,平时演戏,打仗时是要付出血的代价”。同时,他直言不讳地指出我军战斗力下滑严重,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化条件下的战争。

  这份报告一出,中央和军委领导大为震撼,很看重,遂决定从1978年当年就展开了轰轰烈烈的“从难、从严、从实战出发”的大练兵运动,由此,部队战斗力水平得到了有效提高,这才有了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摧枯拉朽。

  从的这次调研后,王建安每年都要下基层,1980年他逝世的当年,我还在基层部队常驻了78天,全国除了西藏和台湾,老头子在4年间基本都走遍了。

  1979年11月上旬,他在福州军区的步兵学校调研,连续3天,不顾自己70多岁的年纪,搬着小板凳和干部战士聊天,了解实际生活中的困难。

  有一次,他和连队的战士们一起吃饭,有干事拿着照相机拍照,老头儿脸一黑说道:“我来这吃饭,是未解决战士们的实际问题,不是为了摆样子,有啥可拍的!”

  吃饭中,他发现米饭不熟、菜的味道不好,经过了解才知道是因为炊事班的战士变动频繁,所以烹饪技术都不太好。有的同志提议将炊事班班长留队转为志愿兵,王建安听罢,拍手叫好道:“红军时期,很多炊事班的班长都是胡子兵,他们关心同志,对大家的生活照顾得很好!”随后,他把这个细节和各级领导交换了意见,并写入了给中央的报告中。

  调研结束时,部队里放电影,王建安也跟着“凑热闹”,但来到现场,他发现露天场地的中央摆了一排“首长专座”,椅子、桌子、茶壶应有尽有,一问才知道是部队特意为他准备的。

  王建安一听,脸又“黑”了,说道:“2小时不喝水,能死人?”随后就搬着一个小板凳坐到了战士们中间,全体官兵看到这一幕时,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  通过常年的调研,王建安为提交了几十份涉及部队方方面面的调研报告,除了战备之外,里面有很多涉及战士们平时住宿、洗澡、伙食、文化娱乐等诸多生活细节的建议和改善意见。老将军对子弟兵的真切关怀跃然纸上。

  从1979年开始,他开始担任常委,凡是涉及军队问题的信件,都会转给他处理。老将军在战争年代的“暴脾气”是一点都没改,一经发现问题,对自己的老战友、老部下可是从来不留情面,批评人根本不分场合,丝毫不留情面。

  有一次,他有一份给军委的报告中涉及到批评一位自己在军委的老战友,机关就询问他是否真要写上。王建安闻之怒曰:“员就是要讲真话!要实事求是!怕个鬼呀!不但这个书面材料要写,就是见面,我也会当面批评他!”

  老头子这雷厉风行的作风让很多老战友“苦不堪言”,有人甚至都到元帅那去诉苦。叶帅看见王建安的时候就开玩笑道:“有人来我这告你的状喽。”王建安则答道:“是我批评的那些人吧!”叶帅知道这位老战友的铁面无私,于是笑道:“你批评的对!来,咱们合个影!哈哈!”

  1954年,王建安因病从朝鲜回国后,基本都是担任大军区的副职,很多过去的老部下都成了他的领导,但他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元帅就夸赞道:“王建安从来不计较职务高低,任劳任怨,很不容易呀!”

  他夫人从朝鲜回国后,响应组织的安排转到地方工作,虽然后来有好几次机会能回到部队,但都被王建安给否决了。

  王建安的身体一直不好,大夫建议他少吃动物油脂,但因为家里客人多,每个月那几斤植物油的配额根本不够用。他的秘书就通过管理部门按干部指标从地方粮店买了10斤花生油。

  王建安知道后不高兴了,严肃地指出:“几斤油看着不多,但如果每个干部都这么搞,党风不就要坏了?!”直到秘书给粮店按照差额补齐了差价才算完。

  还有一次,他视察地方收音机厂,厂长是他老部下,就私下里送了两台收音机到他的住处。王建安一看,脸一拉,当即命令厂长跑步过来把收音机拿了回去,顺便还给了厂长一份党员廉洁守则。

  老将军自己的生活也极为简朴,平时就是穿旧布军装和布鞋,手表戴的也是国产的。1977年以后,他复出了也是住在一套老旧的单元房,家里没有沙发,只有桌子、几把椅子和一张一条腿短的木板床,床腿下面还垫着好几块砖头。他逝世以后,同志到家中慰问,看了以后叹道:“想不到呀,老王的生活这么简朴!”

  老将军夫妻有5个子女,都在外地工作。后来国家有政策可以调一个孩子回到北京,夫人牛玉清就问他:“咱年纪都大了,要不叫一个孩子回来吧,也有个照应。”王建安则干脆地答道:“他们不是我的私人财产,他们是属于国家和人民的!只要我没死,一个都别想回来!”

  1980年夏,王建安的身体每况愈下,预感自己时日无多,老头子对夫人留下遗嘱:“追悼会开得太大,浪费人力物力,给国家造成负担太重。我死了以后,不通知任何人,不搞任何仪式,不进八宝山,不开追悼会,把骨灰撒到老家肥田。”

  7月25日,王建安上将逝世,临终前,老头子还要求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院研究,这下好,他生前没进过301医院,逝世后反而进了。

  很多老战友都是从电视上看到新闻讣告后才知道他去世的消息,纷纷责怪夫人牛玉清:“建安去世,怎么不说一声呀!”后来大伙才知道,不但他们不知道,王上将的子女们也都是事后才知道的,和老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后来,夫人牛玉清逝世的时候,一样没有子女陪在身边。

  这就是开国上将王建安同志光辉、无私、廉洁、伟大的一生。每每想起这位革命前辈的点滴事迹,都足以让人为之动容。

推荐产品